Which。

能k到和我约戏的狄仁杰我就去手抄新华字典三百遍!?

填坑

痴女日常
正文在6,前面全部都是一个连表达都有问题的人自我娱乐2333
不管是哪个皮的狄仁杰都来和我约戏吧!?
西皮:狄仁杰×王昭君

1.对面连狄仁杰都没有还打什么打挂机了/狄仁杰哥哥我好喜欢你我要给你送!人!头!/噢这局有两只狄仁杰我的心要融了!
2.[看见对面有个狄仁杰]我就想穿着Lolita小洋裙,蹬着小洋鞋,撑起洋伞,翘着兰花指一路小跑蹿到狄仁杰怀里并要求对方公主抱,晃着小腿并这样说,狄仁杰哥哥我给你唱首歌你不要怼我好不好.然后隔着衣服在他胸口用手糊个爱心……
狄仁杰 击杀 王昭君
啊啊啊狄仁杰哥哥你不爱我了quq[头顶令牌着样哭这说了]
3.当对面狄仁杰和王昭君跑一路时
诶对面有个狄仁杰[腼腆的笑着拭去自己嘴角的口水,拽起法杖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抬眼看到了对面狄仁杰和王昭君跑一条路]妈的这对狗男女老娘要冻死你们
狄仁杰 击杀 王昭君
助攻 王昭君
狄仁杰哥哥你不喜欢我了[哭着这样说了]
4.死都k不到狄仁杰时
啊好无聊好想操狄仁杰啊
谁来和我约戏啊!
我能k到和我一起跑下路的狄仁杰我就手抄新华字典三百遍
┌┤´゚Д゚`├┐现在的狄仁杰都去和李白元芳搞基了吗
┌┤´゚Д゚`├┐我只是个昭君啊想要个欧巴和我一起搓麻将吃冰糕啊
┌┤´゚Д゚`├┐这个世界怎么了
ヽ(`Д´)ノ来互相伤害啊!我要和我约戏狄仁杰不然我就去自杀.
自杀再见.
5.和狄仁杰怼下路的日子
对面来了个荆轲·然后就谁都跑不过我·王昭君×你没事瞎跑啥·又被坑了·对面还有个李白我都没急·啥·对面有个李白!·等下我啊!·狄仁杰
6.沧影
  裙裾微飘的间距掀起了些许寒风,迅捷的向周围扩散开来,掠过不算平整的土地,游荡着处肆虐.沿着路迈开步伐不断向前奔跑,鞋跟即使留下了些许痕迹,也在携带着的寒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暗花手套阻隔肌肤与世界摩擦,只有无尽的寒意不断散发.终将晓破的黎明镌刻着众神的傲慢向地面投下一缕光.骤然升起的太阳宛如充了血的双眸,就那样哀怨的凝视着.实则,还是一片阴暗.
  望到了地平线边缘的那座塔,投下巨大的阴影在身后.麻木的已经无法使用嗅觉来感受战场的芬芳,只有琐碎的铁器摩擦的声音牵动神经继续紧绷.
  就像商量好了一般,一路无言,仅有奔跑时践踏泥土发出的响动和已经有的些许疲倦的闷哼声.
  边界线那种东西实则是不存在的,幽怨的倒影阻隔着的不过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谁都不说的真理,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关于死亡的那一瞬间烟花砸到后脑勺的快感.
  塔的影被撕扯长,窥视着来自比方地平线的身影,他携带着硕长的枪宛若刺痛人双眼的日光一般将凯旋的气息传播过来.
  瞬间带来的片刻朔气盖过了寒意,一片黎明光彩的照耀下我窥不清你金乌色双眸中的世界,也许有无数雕刻的春花雕刻着璀璨的正义.波澜的看不清你的表情,也许也携带着些许微笑,依旧烂漫着关于正义与法律的那抹严肃.
  被抢撩破皮肤的感觉我是体会过了,躲在塔后捂着被划破的胳膊,血冰冷的指尖都无法活动,只是麻木的操纵着手中的灵与感 ,所丢出的尖锐的冰柱也顿的看出了弧度.最终变成了冰块.
  赤红色的绣花似乎在你的衣服上开始生长,被划破的身体正在蔓延血液.此时黎明的光芒再也不再耀眼,不如你身上的血液刺痛我的双眼.不是很宽厚的背影就那样伫立在原地没有移动.
  不要再挡在我面前了!
  骤然爆炸的声音和令牌砸空摔落地面的声音浑然为一体,看着那红发男子甩开枪跪倒在地上,血液成泊.
  王昭君 击杀 韩信
  助攻 狄仁杰
蓦然升起的太阳无法镌刻任何情感,但你一瞬间的回首让我窥清了你双眸中的那片世界.
  “别乱跑”
  再次转过头不再看我的你迅捷的跑开了,在视线的极限中,你就这样消失了.
  手中的法杖沉重的早就失去了它原有的作用成为一片杂然之中徒有外表的装饰品.
  我不乱跑.
  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还有你,塔爸爸.

填坑

诚惶诚恐的露出了一脸我是傻逼的表情
我的标签一直打错了这就是个尴尬的事
删了重发一回×
原谅愚蠢的我每天沉迷于狄仁杰脑子出现了锈蚀2333

西皮:狄仁杰×王昭君
话说回来有狄仁杰想和我这个痴汉k吗×

狄仁杰视角
  在这片有着无数自然生灵的疆域上,血液的气味骤然弥漫扩散.尚未有微风拂过的草坪之上,窥视到了那一瞬间的事情.
  携带着雪夜密布阴郁的厌倦,但又宛若天鹅般优雅深入骨髓的她把这疆域的画坊变成了坟墓.我看到她眼中倏然闪现的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凛冬简约的赞美.
  锋利的刃切破了她白皙的皮肤,嵌入脂肪由迅速闪出.她瞳孔在不断缩小.我见她面色更加晦暗,冷漠寡言的她在被刺痛那一瞬间的确是发出了些许呻吟.她在尝试反抗,挥动着巨大的法杖,引领着巨大的暴雪抖擞出来自北方的侵略者的严寒.
  我看到赤色的身影只是让她更融入了她伤口的色彩.那瞬间,桀骜挺直了腰肢,那赤色的身影宛若死神,揪扯着裹尸布,再次在她身上坠下痕迹.血的气味弥漫的更加剧烈.
  赤血染红了碧色的草坪,一缕冬光透过云层照射到了那赤色身影的身上,接受了来自北国公主的洗礼,这祷告的确是让那赤色身影冷静了许多,她被冻在了原地.
  泪水充满了她黯淡幽怨的双眸,倒映着绝望的镜影向我奔来,我攥紧了手中的令牌,张开双臂想要去迎接她.
  血沫飞溅到了我的脸旁,近在咫尺的,我明明可以像是守护正义般守护她,但是现在只能窥视到那赤色身影的刀尖贯穿她心脏的事实.她惨白的脸上溅上了自己的血液,就像雪夜中的梅花一般凄美.
  犹忆她轻浮于空中,恰似蝴蝶般轻盈,而攻击时的姿势宛若曼妙的回旋舞,但现在却被制成标本,无力的伏在地上.呜咽声逐渐缓慢.
  看着她纯白的暗花手套上蔓延生长的血纹,沾满了血垢和泪水的面庞,轻轻的扶起她.
  那赤色身影早已跑远.
  她颤抖的手抚上我的脸,只是露出了我们相识时那绮丽的笑容.
  我没法让你的双眸再燃气生命的烛火.怀抱着你的尸体,在额上献上深情的一吻.
  无论怎样的你我都喜欢.无论是灵动还是病怏.
  荆轲  击杀  王昭君
王昭君:我cnm你那一裤子麻将不扔还打算留着贩卖然后发家致富!?
狄仁杰:这不是麻将……我也没揣裤子里!?

王昭君视角
  金乌色的双眸笼上了一层黑纱,垂死时,他近乎趴在地上但依旧扯起嘴角向我笑了.
  迅捷悄然的避开了攻击的我一瞬间的思虑就变成了背叛.
  不知从何处散开来的风吹动了我的裙裾,携带着些许他血液的芳香.隔着白色暗花手套感受不到法杖散发的些许寒意,牵动着睫毛上些许泪水颤抖着,视线模糊的再也看不到他的双眸.
  空气中四处弥漫着血雨刀光,身上有着些许伤口的你也许是在这战场上累了,远眺你步伐不再矫健,却像被沼泽中晦涩的植物牵扯着不再向前,尝试着超背后举着长剑的人扔令牌.坠下的痕迹是那么疲倦,不再有力.
  不太知晓是自己的双眸不再有光泽,混沌的再也窥不见这个世界,还是前额的头发长过了双眸阻隔我再向外看,但我着实无法再看清你死亡时的情景.
  双腿骤然发抖,仿若阴冷的地窖垂于眼前阻遏着我与你.
  你的血液雕在他泛着青光的长剑上,宛若雨夜中凋零的玫瑰一眼刺眼,在长剑刺入你胸膛时你发出的些许呻吟牵动了我的心脏.鼓动着四拍子的节奏,仿若血被冰封了大半.
  仿若海中之中荡起波纹,岁终时任雪封冰不再有任何阻碍,天穹回荡着撕裂空间的轰鸣让脑中一片杂然,一切事物被你死去时全部携带走,湮没了万物的生灵.
  金乌色的双眸越发暗淡,再也从中看不出萦绕夜空的那幻象,妄图再瑟瑟依偎在昔日追随正义的你身边.靠近你,我不再远观,弯曲双膝跪坐在你面前,法杖被丢弃一旁,好像在央求你再最后一笑,为得再次窥视脑海中当初盟誓的甜蜜.
  暗流夹裹着沉闷的愤怨涌动着,烛火却再也无法复燃,空留死亡的气息挥之不去.
  守.
李白 击杀 狄仁杰
狄仁杰:你!跑!啥!
王昭君:为了证明我的腿比你的长.
孙尚香:妈的瞎货扎堆咱们能好好打吗!?
 

溺深海 ?E向

[我?是谁!]

像卑微的蝼蚁一样,苟活在深海之中,但我终望到了远处像是丝绸般滑进海底的阳光,这是我在等待的吗?我所需要的期盼就是这样的吗?最终的我到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但眼睛还是有着强烈的刺痛,闭上那像是快瞎了的双眼,就让我多感受一下阳光吧.即使黑发还在海中飘荡.

珊瑚像是城堡般堆积而起,站在门前的到底是石头还是守卫.该死的我只是个孤独的偷渡者,没有人愿意和我溺死在这深深沉沉的大海.有气泡在随着海波逐渐上升,我沉默在海底,如同那些腐臭的海底生物一般.我到底是什么啊?存在着的这片海域难道不是监狱吗?与漆黑辗转反侧.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沉于海底之中了,贯穿于我生命的记忆已经开始飘散,好似一分钟前我还拥有一切,但这时的我只想用我的手制造出让我逃离这里的工具.没有地方可去,没有人可以依靠.无法返回,即使是泡沫也会在青色的海面上破碎,即使是那样孕育着它们的大海也无法保护他们.

生锈的船锚已经在海中有一段时间了,海面上苍蓝的波浪席卷着倒映在海面上的圆月,我听到了人鱼的歌声,那像是歌颂海洋但还是被席卷而去的悲伤,因为她们除了唱歌别无其他可干.那声音越过了海洋.安静的伫立在锚旁,看着拴着它顶部圈环状的绳子又开始摇荡.海浪中像是我的,黑色的长发在飘动.

到底还有没有别人呢?在海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有珊瑚的树海,和无休止的沉船,这里没有阳光.只有漆黑一片,运气好可能会看到一只打着灯笼的鱼走过,这时,你长期处于黑暗的眼睛会感到非常的不适.呵,已经完全适应了深海了吗?

“哼哼”

习惯了那些憎恨并诅咒着天空人鱼的歌声,这个声音在我的听力中感觉是何等的稀奇.像是根本看不到一般,我在黑暗中寻觅着前进的道路,脚下有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像是深海的雾凇一般凝结在珊瑚树枝上,他从那不知是何等颜色的珊瑚林中漂浮而出.

还是一片漆黑,如果试着去抓住这双手的话,也许会有转机.而这美丽的荒芜是什么样子的从未知晓.也许他在凝视着拼命窥探着黑暗的我.

[少年见到了另一位沉溺在深海的少年,他对他那肤色病态的白一见倾心,如果故事真的能这样一直编制下去的话]

他又来了,每次拉着他的手,有着温柔声音的他再次出现了,他给予我的,这回是一个拥抱,即使是那么唐突,仅仅只是拥抱,看不到的少年的拥抱,让我感受到了什么,这就是在深海中的一丝丝温暖.熟悉的温暖.

这极致颓废的幻想,他拉着我离开了这漆黑的洞穴,逐渐有了光芒,我看到了一丝丝的光亮照亮了他的脸庞,深红色的眸子也许有着些许严厉但是散发出的光芒依旧是那么温柔,铅灰色的头发在海水中随意飘散,但他的笑容还是那么的耀眼,这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你知道我的样子吗?”

试探的问道,也许他不会回答,因为我们都溺在这深沉的海洋.

“嗯,有一对散发着迷人光芒的红眼睛,还有飘散的黑色长发”

接吻是怎样的存在呢?也许就是这样,有着唇齿交织的示爱方法,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回归了我还在岸边的那个充斥着冰冷月光的夜晚,还是那个,那么温柔的少年.

怀抱着想要看海的欲望,我疯了般奔跑出那个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恐惧的泛着黑色的森林,也许我的眼中写满了恐惧,我追逐的到底是自己的信念还是死神的步伐,看到眼前有着一丝光芒,终于像是看到了希望.拨开挡在眼前的藤蔓.

“唰啦——”

如同梦到一般,那水晶般的海浪拍打在沙滩上,而在上面伫立着的是一个银发少年,正背对着我,凝视着海洋,他像是一位智者,但是,他却如此年轻,就像是我的年龄一般.

他发现了我的存在,转头看向我这没有归宿的逃亡者,他走进我,替我擦去脸上的污垢,然后是那样温柔的....

那到底是什么,疑问着,追逐着,我在下沉,从那青蓝色的海面上,逐渐下沉,那银发的少年如泡沫般消失在深海逐渐飘散,我想要伸手去抓住那惨淡的、逐渐飘远的残影,但是我才发觉,我已经完全溺在这大海之中了.这就像是囚笼一般,想要逃出的这便是是欲望,

“你回来啊...”

真是笨蛋啊,明明一开始还想说就这样溺死在深海也愿意的.

悄然堕入了乐园,我该如何苟活在仙境之中.

战火究竟蔓延了多长时间,这件事我已经不记得了,我诞生于战争前的黎明,在蠢蠢欲动的“别人的”目光下,我带着浑身的鲜血从“mother”的怀抱中走出,看到的是深红色在地上开始逐渐干涸的血液,以及到处飞落的内脏.

这意味着什么?结束生命在黎明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我践踏过那像是已经没有生命的“人”的尸体搭建成的小路离开,也许会有一个军官看到我的身影,然后向我举起他那比他自己年龄还大的枪瞄准我.最后开枪,我可能会直接被打出脑浆,然后喷涌在泛着青但开始燃烧的树枝上,纯白色混杂着鲜红色滴落到嫩绿色的叶子上,然后被烈火焚尽,留下沾着污秽叶子烧尽的灰.

感觉有一丝凉意,我摸了摸有点微微凉意的鼻尖,可能占了许多的灰,总有人会嘲笑这些细节的对吧,但是我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矗立在废墟之中,看向天空,露出冰山一角的欧式建筑已经被乌云覆盖了,我厌倦了这只有硝烟和火吞噬废墟和他人尸体的世界,即使我诞生与这个世界还没有一天之久.但是我深刻的明白,如果现在去死的话存档还是会重新刷新出来的.

我可以向前进,我离开这个满是尸首和血液的地方.我没有看到军阀的车再次停留,我只看到轮胎碾过草坪对它们留下的伤害,他们会非常快的愈合的,我坚信.

一旦我设计好这些计谋,我便可以从这里逃离,但我终是失败,因为我根本组织不起来这些该死的杂碎,其实非常不好意思的告诉你们,我连这里到底是那里都不知道.

从死人堆中爬出的我看到天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呢?梦醒时分,我庞然醒悟,我离开原地是个错误的抉择.

该去哪?逃亡!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需要思考的两个问题了,因为需要生存,所以要逃亡,如果死亡的“他们”会将瘟疫带来,那么他们也等于将灾难带来.我根本不知道凝固在他们脸上的表情到底是什么,只觉得那样的表情留在别人脸上会很有成就感.

该去哪?喜欢什么?

很喜欢海水的味道,喜欢看到这样的景色,梦到过这样美丽才场景,浅蓝色的海洋孕育着一切,想着,如果能去海洋的另一端就好了,很想看看水晶样的浪花,想跟着海风去到每一个地方,以至于想要沉溺在深海之中.

生活在陆地上的我,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广阔的海洋了,就像是清淀色的天空倒映在镜子上,但是天空终没有这样的波涛起伏,因为上帝住在天堂吧,但是天堂不过就在这苍茫的天空之上,我甚至可以看到隐隐约约露出冰山一角的欧式建筑.上帝是制裁者,他永远不会让天堂翻滚起如此不安静的波涛.

又一次仰望着天空,难得从大海深渊中爬出来了啊...

就这样在狭小、黑暗的铁盒子中,我诞生了.

“真有趣啊,脸上露出的到底是什么啊!”


就只想文艺一下←其实是首诗←

幽灵

一,午夜

有一片幽暗的森林,

我诞生于此也死亡于此,

对于我来说所残剩的记忆,

没有照射进来的阳光,

只有多个我来陪伴自己

我像是个不正常的疯子,

只会选择逃离,

原因是我的面前只有这个选项。

用令人悲伤的颜料来染出我的天地,

被判处来让我把世界描绘,

用我可能意义上不存在的心来体会。

一个不知道自己命运的幽灵,

独自行走在这片漆黑的森林,

直到走到森林的中央,

阳光照射在自己的身上,

直到显现出整个身影。

迷失在时间国度的孩子,看着眼前。

如梦似幻的宫殿显现在眼前,

我不必去探索,

因为我不相信每一个人都像Alice一样会梦游仙境

二,时间与死亡

教堂中的书籍带着麝香的味道,

熏染悠然的、像品味一样翻阅着图书。

弥漫在空中的香味,

是礼堂上刚被采集回来的鲜花。

我看得到时间带走的东西,

也看到时间带来的东西。

因为正是时间给予人们了一切,

也带走了一切。

正因为这样,我选择化为幽灵。选择永远。

死亡这位姑娘的裙子和夜晚一样,

我负责看清楚这位姑娘裙子上的纽扣到底有几颗,

而然时间让我入了迷。

当我看清楚时,我便离开了

我便永远离开了。换一种方式选择了永远

时间和死亡真是好姐妹。

地狱的贵宾席上永远都有她们的存在,

棺材与卧室里,

长眠依旧的她们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光彩,

对于她们来说的浪漫便是,

让我们这些已经准备好的人,

由时间引领,走向死亡的边缘,

然后,自愿的接受她的洗礼,

对满怀敬意的我们说一句,

去死吧!

三,虚无

临近苍白的墓碑被雨默默的覆盖上,

对于我来说很远很远的地方的大钟在悲鸣,

用虚假的嗓子对着大家说,

看吧看吧,雨夜你们哪都去不了。

雨还是把死亡洒向了这片森林,

的确,他悲鸣对了。

一颗树旁,游荡着一个瑟瑟苦语的幽灵。

公共墓坑里的死人比沙漠里的沙子都要多,

我是一座连月亮都讨厌的坟墓里的幽灵,

因为我自私,所以我只愿意一个人独享清静。

坟墓旁枯萎的玫瑰被我踩在脚下,

花瓣洒落一地却又马上被风吹起雨打下,

我只能说他太可怜了,但和我没关系。

还记得当年摆满百合的床头已经变成了坟墓,

一脸蠢样的小丑们,

很年轻的骷髅露出了盈盈笑意,

金丝雀、猎鹰,都是阳台前垂死的子民,

皇帝,无论怎样都不会满意。

真是无可救药,忧郁变成的诚挚,

连可能不存在的心都要背叛自己,

其他幽灵讥笑着,

没错,我就是一个自私的幽灵

——如此虚无,这就是那黑暗的意思